盘锦房产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土地

阿童木作者杉江慧子之死

来源: 作者: 2019-11-09 19:42:42

最近死循环中“曾经我也想过一了百了”

文 | 毛延年

被残雪点缀着的北海道大雪山脉黑岳山上,《七名刑事犯》、《凡尔赛的蔷薇》、《铁臂阿童木》等广播电视剧作家杉江慧子(原名渡边洋子,47岁),最后给人间留下了一堆白骨。她的死引起了不少人的各种思考,这不仅是一个剧作家的时代,也是一个昔日家庭主妇一旦握起笔杆便踏进花花世界的时代。在这个时代里,“作家养成讲座”也因主妇们拥入而热闹起来。这就是由家庭主妇试着变成作家,最后自绝的一位女性所走过的七年的道路。

《铁臂阿童木》残稿

这是五月二十二日傍晚的事。在黑岳山(高1984公尺)开山前几天大雪营林署的山林监视员福本繁巡视枞树、竹桦、山白竹丛生的黑岳山坡,发现枞树根处有一个女式提包、安眠药瓶和倒去五分之一左右的白兰地酒酒瓶。

福本预感有人自杀,便与旭川警署层云峡派出所联系。警察长猪狩善郎驱车前往。落有手提包的枞树树根周围散乱着遗体白骨及毛衣、太阳眼镜等遗物。从现金存折、笔记本土看,死者正是去年10月31日东京东调布警察署通知查寻的杉江慧子。手提包中还有一页未写完的《铁臂阿童木》原稿。

从层云峡的温泉街乘七分钟钢索缆车抵达海拔1320公尺的黑岳五合目。由此步行上山走250公尺左右,再向西侧黑岳山斜坡深入约20公尺就是自杀现场。在这每年约有60万人旅游者观光的大雪山国立公园的雄伟的大自然中,杉江给自己四十七年的生涯打下了休止符号。

竞赛入选

杉江慧子是一名普通的家庭主妇。1953年于青山学院女子短期大学家政科毕业,三年后与在第一流企业里工作的S君相识结婚。61年7月生一女孩R子君。全家于73年秋迁居东京大田区多摩河边的公寓里,持续着宁静而平凡的生活。

而生活重大转机的到来是1974年春。杉江立志当一名剧作家,参加了朝日文化中心举办的“电影剧作讲座”学习。她的丈夫S君(51岁)回忆说:“养育孩子告一段落,生活又宽裕了,她便走上所爱好的文学道路。妻子从前就是一位爱文学的少女,参加诗歌会,给报纸投稿,一有发表便自豪地说:‘了不起吧。”

杉江在“电影剧作讲座”里受到讲师寺岛秋子(现在是日本广播作家组合的常务理事)的赏识。在寺岛的“非常热心的优秀学员,语言感情非常丰富”的鼓舞下,成为该作家组合主办的“广播作家养成讲座”的学员,开始走上主妇作家的道路。

1975年11月,杉江参加电影剧作家协会的“第14届新人电视剧作竞赛”,从183名竞选者中入选。作品是《莫扎特在青草上跳吧》,描写妈妈的教育和孩子的纠葛。

这部作品在电视广播协会制片人大山胜美的眼下被取消了。属于该局计划中的《结婚前夜》连续剧的情节梗概已写了七、八本,结果一本也未被采用。于是,杉江便暂时从事资料员工作,长时间地收集整理节目资料。后来,电视广播协会在1976年放映的动画片《管花人》中,杉江润饰了初次播出的台词,满足了作为专业作者的夙愿。

工作展开了。杉江继续拼命为各台写作了《流浪儿》、《七名刑事犯》、《江户旋风》、《江户之鹰》等电影剧本。《七.名刑事犯》制片人、电视广播协会的日向宏之回顾说:“杉江热心得令人吃惊。她是一个依靠无数次修改而成功的作家。工作室里灯火彻夜通明,好象只有这样才能来得及似的。”

可是自去年春,女儿R子君到九州的大学念书时起,杉江开始迅速变瘦了。这时丈夫S君也辞了职,在立川市开设起饮食店。不少人推测,杉江自杀的原因是工作过度。剧作家的工作速度中,骨干作家普遍是一星期至十天写出一本剧本,稿费是10万至15万日元。杉江工作过多是事实。剧作家池田一郎说:“她是一个有男性的爽朗性格的、从不示弱的人。”可是去年九月杉江第一次在人生面前示弱了。

死的预言

和杉江合写《凡尔赛的蔷薇》的女剧作家筱崎好回忆说:“在东京电影新社为该片摄制结束举办的舞会上,杉江突然说,“我敢打赌明年我是不是活着”。在座的感别扫兴,都用闲话岔开了,但是她还是不停地说,‘来,打赌吧!”这是在她工作结束,失踪前二十天左右即10月上旬一天晚上的事。

22日下午一时左右,杉江给丈夫留下“我想外出旅行一下”一句话,便离开了家。几天后,比S君原住处附近的照相馆送来了穿着黑色西服的杉江的照片。S君看到这张照片,预感到妻子已不在人世了。

对于妻子的死,S君说:“大概是超过自己能力的工作量吧。养育孩子的人成为作家这一事情的本身,不就是很勉强的吗?”

杉江的老师池田一郎的看法是这样:“我们这个行业里,男的女的都没有象她那样。写这样的稿子很累人,越累人无谓的摩擦就越多。她承揽了无止境的难办的工作,太痛苦了。”制片人大山说:“总而言之,做一个剧作家象登上金字塔那样。广播作家约有600人,还有二倍于此数的后备军。杉江是后备军中露了头角的一位。”

被遗下的丈夫和女儿于25日来到旭川。杉江的遗体送往邻近的上川町火葬场火化了。丈夫伫立,仰望长空;女儿凝眸低首,默默的拿着鲜花。

(译自《读卖新闻》专刊1981年6月30日)

阿童木作者杉江慧子之死

很奇怪,我在网上并没有找到关于杉江的相关报道,如文中所写,她只是众多后备军里较为突出的一个,仅此而已。在我们的记忆里,阿童木的作者只有一个“手冢治虫”,好在《大众电视》在1982年3月号里刊登了一封读者来信并做了回复,才让我更好的了解这件事情。

阿童木作者杉江慧子之死

伟哥的副作用_伟哥的副作用一星期服用一次伟哥会有副作用吗?

红色钻石viagra图片

viagra服用方法

相关推荐